任何东西都不会真正消亡 这个宇宙从不浪费 逝去的东西只是 转化成了别的形式

[FGO/梅林咕哒♀]最后也没写完

半个梦魔在劳动基本法不存在的暗黑迦勒底加班加点,得了片刻喘息,坐在迦勒底长廊的落地窗后的凳子上看暴风雪。走廊里静静悄悄,听不见外边狂风暴雪肆虐,除却两人富有节奏交错开的呼吸声,别的什么也没剩下。藤丸立香已经枕在梅林的白袍上休憩了,实在无意无心,一直处在一线奋斗的不止各位从者,梅林眨一眨眼的功夫,疲倦不堪的御主就被梦里周公无害的拐了去。吸气——呼气——睡眠中御主柔软的身躯像猫咪一样平缓起伏。梦魔缄言,放轻呼吸,继首席红拐后尽起一个靠垫的职责。灯光把阿瓦隆剑圣的一双紫眼睛映得很亮,他照常抱着那根花里胡哨的法杖,很难猜在想什么。这个瞬息的空间里,一个默契又安静的漩涡诞生了,仿佛万物都将无止境的滑向漏...

2018-10-15 热度(26) 评论(2)

早些时候写的自嗨

  认识小鹿先生的第666天,作为纪念,我向他要求一个美梦。在此之前我从未听从小鹿先生的耳语,许任何一个愿望。我本以为他会高兴,没想过这时他脸上浮现出我读不懂的神色。看起来怅然若失而若有所思。我于是补充说,我要的这个梦境必须让爱丽丝也感到艳羡和嫉妒。


  我答应你。他说,你再也不会为苦难折磨所困了,你将不会疼痛了,你不必再忍受这一切了。亲爱的。


  我点头,用双手捧着、将小小的光芒放进他的掌心,把仅剩下的沉重托付给他。这21克是否值得?我用它换来整整666天不曾得到过的爱。


  都是交易。我虽然透彻知晓,可一看到他的眼睛,我...

2018-10-15 热度(1)

[原创]生者

三词一故事。
霓虹 水母 列车

老师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 某天我把老师送的水母养死了 我非常伤心 老师就带我坐列车 离开小小的镇子上 去大城市看霓虹灯

天气,雨。
镇子上来了个陌生人。
他的表情很可怕,声音也很可怕。他非常凶恶。
我的手腕被他捏青了。
他问了我很多问题。现在他正在吃罐头,远远的看着我。
我要躲起来。

……

天气,雷阵雨。
我从那东西手里逃了出来。
比陌生人还要可怕的,那东西。
最近在附近徘徊得越来越频繁了。
不管是声音还是气味……都让人讨厌得发抖。
后背一直好冷。
……好害怕。

天气,阴。
镇子上还是只有我和陌生人两个人。
……我大概是被抛弃了。
………………
我要坚强的活下去。

……

天气,小雨。
我终于还是对陌生人说了,这...

2018-06-05

[原创]麦田里的守望人

几天前的三词一故事。
时间 麦浪 火星

一只乌鸦站在稻草人肩头。

你好哇。乌鸦说。

你好。稻草人回答。

乌鸦本来在梳理羽毛,这会他停下了。

你不赶我走?乌鸦若有所思。这是你守护的麦田没错儿吧。我从北边的森林里飞来——老远就看到你啦。

你的肩膀踩上去怪怪的,朋友。我的爪底传来非常忧郁的触感。你怎么能和我说话?要知道一旦一个稻草人与偷食麦穗的鸟和平相处,他就不再受丰饶之神眷顾了。乌鸦像气球膨胀一样蓬开全身的羽毛,作出吓唬稻草人的姿态。这太失败了,因为气球根本不可怕。

如果稻草人能笑,此刻一定弯了眼睛咧了嘴,可惜稻草人的面部是用纽扣和绣线制作的,生来就被安排了一张生气的脸。
你也怪怪的。你是我见过胆子...

2018-06-05 热度(1)

换了发型,染成了玫给金。
沉迷游戏,拒绝写作。

2018-05-12 热度(1)

他的确是无法忘怀过去的退役人。战争像一朵核弹降生在他的命运线里,真善美在轰鸣中消散,蘑菇云遮天蔽日,他的生命被投射下巨大的阴翳,梦境永远血流成河,梦魇残酷的纠缠他,变成此生无法愈合的伤口。
痛苦源于想要活下去的本能,于是本能成了孕育他噩梦的子宫。从根源上来说,他是个反人道的罪大恶极者吗? 他不知道。后来他杀了人,被逮捕,进了精神科。
战争结束了,可是你的噩梦没有结束啊。另一个他自己觉得这很好笑。他开玩笑。你看他们说我是疾病,印在雪白的纸上,每一张都是你的罪责状。
这个邪恶的念头盘踞在他的身体里。就算接受治疗,大量吞咽药物,一日比一日消瘦。直到某日他因反胃而在苍白冰冷的盥洗室前呕吐,抬起头来的...

2018-04-02 热度(4) 评论(1)

[宝石之国/冬巡组]冬天的龙与最小的王子

童话故事,段子预警。

非常短。多数设定和脑洞,没什么正文。


请脑补一个特训之后呈大字型平躺在地浑身脱力的人类小王子法斯。


  “我起不来了——”小王子有气无力的抱怨。

  “我不起来了,安特库,我没有力气起来了。”

  “动不了了。”


  “动不了了也给我动。”安特库老师居高临下,眉梢蹙在一起,目光明亮而严厉。


  法斯在地上象征性扑腾两下,以表示已经努力过。他疲乏到了极致,身体的所属权直接同他挥手说拜拜。在一阵浑浑噩噩的翻身后,法斯法非莱特侧卧...

2018-01-27 热度(48) 评论(4)

[EVA/薰嗣]难道你还不容许他行使天真的权利吗?

贞渚薰。
自戏风格。
太久不更新,良心上过意不去,恶性循环,不道德的吃老本。
慎入。

人真是孤独呀。他头一次顺从的掉下眼泪,双手紧揪着我的衣襟,哽咽得喘不过气。

他的悲伤是朗基努斯长枪,轻易穿透我的心之立场。我垂眸便见白衬衫布料扭曲着布满夸张褶皱,他手背凸显青绿色静脉。人类的血管。交错命运脉络,流淌生命之河。
而我有人类的拟态。
仿若回应他悲伤颤栗的灵魂 ,胸口脏器跃动引发细碎心悸。尽可能轻的将双手搭上他肩膀,想要给予这被选中的难懂的三号适格者一点慰藉,最终还是用力握紧他颤抖的肩头。

他抬起脸,流体情绪回荡在眼眶里,眼眶像兔子般通红通红,但神情却异常凶恶。我尚且不能通过面容清晰分辨人类的情感,猜测那其中或许混...

2017-10-17 热度(30)

[LOL/烬娑娜]一个虚假的洛丽塔

领养梗。
洛丽塔。
二十七岁的欣赏和十六岁的依赖。

“娑娜——”

那声音由近及远了,但我不相信他猜不到我躲在衣柜里。上一次我试图把自己藏起来的时候抱着半盒没吃完的蔓越莓软糖饼干,这次可货真价实抱着我的琴了。除了黑暗遮蔽双眼,丝绸衬衫落在我的脸颊和肩头,还有别的什么衣物,全都散发着洗涤剂暧昧的清香,同我身上的气味一模一样。只剩下琴弦光滑柔韧的触觉安定心神。

“娑娜?”
猝不及防地,衣柜遭受敲击,彬彬有礼响起正好三下。烬先生甚至连呼吸或脚步的预兆都吝啬于让我提前捕捉。诚然,他知道——我知道——他知道我躲在这儿。

“您还赌气呐,小小姐。”说话声穿过细细薄薄一道门缝,清晰得就像昨日亲密耳语。

我一动不动。

“哦,我亲爱...

2017-04-11 热度(13) 评论(4)

黑头发的勇者被传送到这儿时,魔王正卷着着他镶毛边的红裘躺在王座上看闲书。听到时空门扑簌开启又消失的轻响他单手把书合上。火焰燃烧在他的手指缝里,充当燃料的倒霉纸页顷刻化为灰烬。

他起身,和不受欢迎者对视,是两张一模一样的脸。

“什么情况啊?”隔壁的勇者问。

“你们家魔王不要你了。我就给他换了个人质——和我的公主调换了一下。”同一张脸的另一个主人回答道。这张脸上仿佛写满了权限狗三个大字,就差挑明了说,我是管理员我爱怎样怎样,怎么着吧。

结果隔壁勇者只是很无辜的把脸埋进围巾里,说了句驴唇不对马嘴的话:“他不喜欢草莓蛋挞。”

魔王觉得这家伙有神经病。

“这可不关草莓蛋挞什么事。你还指望他把你领回去呐。你得待在这老...

2017-03-02 热度(3)
1/4

© 爆浆星云
Powered by LOFTER